斗牛士之歌

從爸爸的小情人到堅強的女漢子

作者:李娜 來源:《意林12+》

  最后一次見爸爸是在火車站……見面不到5分鐘。爸爸的病起源于一根小小的血管。最初爸爸覺得胃疼,沒當回事,以為是常年奔波得了胃病,調理一下就會好。1992年,忽然高燒不退,他才去做了檢查,檢查結果是先天性血管狹窄——一根位于肝臟與心臟之間的血管因為太過狹窄而堵塞,血流不暢通引起了高燒。

  醫生說,這種病在全世界都很罕見。唯一的治療方法是將血管切除,換成人造的塑料血管。當時醫學還不是很發達,人造血管也都是國產的,最多使用4年。爸爸的病時好時壞,在他意識清醒的時候,給我的教練余麗橋寫了一封信,語氣非常誠懇謙恭。大意是自己身患重病,時日無多,只能把我的未來托付給教練了,希望教練多幫助我……這封信余教練留了很長時間,還叮囑隊里的同事“萬一李娜家出了什么事情,隨時準假”。

  1996年,人造血管開始萎縮了,血液無法通過,形成了肝腹水,嚴重時,爸爸連呼吸都無法進行。

  那時我正在北京集訓,為之后在深圳的青少年賽做準備,爸爸反復叮囑大家不要讓我分心,媽媽也不敢告訴我爸爸的真實病情。最后一次見爸爸是在火車站,當時很多小朋友一起在北京訓練,我和小隊員一起從北京坐火車去深圳時,火車經過武漢,爸爸讓我下車,我們父女倆在站臺上見了一面,見面不到5分鐘。之前的3個月我一直沒見到爸爸,這次見面,看到爸爸拖著臃腫的身體艱難地邁著步伐時,我大吃一驚:爸爸怎么憔悴成這樣,跟變了個人似的?不過爸爸一直跟我說不要擔心他,病況已經開始好轉了,不久的將來就可以陪著我到現場看我比賽。對我來說,這是一個特別美好的謊言,直到現在我還在自我欺騙地堅信,那個承諾一定會實現。如果那個時候我聰明一點,不會沒有想到爸爸的病,不會見不到爸爸的最后一面,不會直到現在想起爸爸時還心痛。

  在深圳我跟媽媽通電話,媽媽說爸爸身體恢復得很快,和朋友一起出去玩了,我心中納悶,爸爸病了好幾年了,怎么好起來這么快?不過媽媽既然都這么說了,那就一定是真的。后來才知道,媽媽接電話的時候,爸爸正在手術室里搶救。

  我家的經濟條件原本就算不上好,爸爸生病后就更加拮據。那段時間,媽媽最受煎熬,只能自己去親友家走動借錢。剛開始還能籌到一些,后來就只能兩手空空地回來了。債主們也有他們的顧慮:一個女人帶著一個孩子,這錢什么時候能還上呢?

  人到了這般田地,才會真正看清楚人情冷暖、世態炎涼。

  爸爸去世是在1996年11月14日。不久后,我就在湖北省隊注冊,成為湖北隊的正式隊員,朋友們都祝賀我,但我心里并沒有多少喜悅。進入省隊,成為全國冠軍,是爸爸一直希望看到的結果,可他還沒來得及看到這一切,就早早地離去了。

  后來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在余教練那里看到了爸爸當年留給她的那封信。萬箭穿心。

  “子欲養而親不待”,這句話何其真實,又何其殘酷!

上一篇:第四種笨鳥     下一篇: 溫柔的英雄不怕認真地活
斗牛士之歌 35130972139373698158296532334512417989882223749331150679472239646568859757386508427149318185604412667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