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牛士之歌

南極龍

作者:賽亞波·赫爾 來源: 《意林》雜志

  其實,南極龍早已絕跡,而且,并沒有太多人愿意去討論它們,包括當年的那些標榜自然、科學、平等的先鋒人物在內。然而,于人類而言,至少在神的庇護下,盡管敏感,卻必須回味。

  它們的骨骸沉寂于德雷克海峽深處,暖流和寒流交匯的地方,死亡原因,無數次地探討,得出的結論只有兩個字:不明。但比爾哈特,這位卓越的探險家,他帶領的隊伍并沒有放棄,因為種種跡象表明,南極龍來自南極,所以,目標在南極。

  他們描述了這樣一種海底生物,那種類似東方巨龍的海底生物,它們其實是在自虐中殘酷成長,因為它們的尾部、頭部、背脊處無不布滿傷痕,一種被強制破損的印記,而這種印記的“始作俑者”正是它們自己,從誕生那天起,它們便會“不經意”地沖撞冰山、礁石,甚至互相撕咬,好像目的只有一個,把自己正在生長的部位弄掉一塊,再弄掉一塊,以阻止生長。

  事實的確如此,血肉的消失帶走了這些印記,但一條條黑色的骨骼卻可以證明一切,它們是那么巨大、兇猛,它們的傷留在了骨子里,只要你看一眼,便會震驚得心跳不已,為什么世間會有如此奇怪的動物。

  我們不得不分析南極的海底世界,“寒冷,只需明白這兩個字的內在含義,其他皆可忽略不計。”這是比爾哈特寫在日記里的原話,在描寫南極龍的最后部分,他這樣說道:“是環境迫使它們,在生物鏈的最高領域,它們當之無愧。”

  環境迫使生物適應、改變生存方式,這本是一種極其平常的理論,但關于南極龍的敘述,震驚之處在于它的內容。它們傷害自己的目的,竟然是不讓自己生長,從基因組的分析發現,成年的南極龍可以生長到數十米長,但沒有一條南極龍有這么大,它們甚至只是比海鱔長一點,因為在生長期,它們不允許自己生長。

  為什么不讓自己變得更強大?因為每長大一分,便要消耗更多的能量,如果過度地耗費本身的力量,即便長成最大、最長,卻會因為缺乏后繼的能量而成為一攤肉,不僅不能抗拒寒冷,還會被其他小角色蠶食。

  生物圈是神秘的,南極龍以其卓越的智慧曾經傲視南極,但誰又會想到,它們會徹底滅絕,留下一堆堆生物史的記憶,讓人浮想聯翩,顫抖不已?

  它們本可以不滅亡,但因為他們的天性,那種戰勝欲,那種不服輸的理念,當某一年、某一天,某一刻,海底爆裂,巖漿噴出,它們本早已覺察,本有足夠的速度和能力奔逃,但南極龍,這種強悍的動物卻沒有,而是靠近巖漿,一點一點,只是為了征服它,它的名字便是自然。

  無可否認,南極龍用它們的意志幾乎奔襲到巖漿口,盡管被燒得尸骨無存,但從那些化石中,比爾哈特和他的隊伍看到了那場血腥的征服之役。

  人類應不應該做南極龍,人類又怎么能夠跟南極龍相提并論,或許,關于人的占有、征服、退卻、恐懼和勝利,關于這一切,千百年后的評說是一種殘忍,現實的思考才是生物鏈最高處應有的姿態。

斗牛士之歌 5906075544624236089683357184874470683932852732152306158940730428088721924819838546726053385270786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