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牛士之歌

仇恨的囚籠

作者:海鵬飛 來源:《意林》

  四五個瘦弱的女子突然發瘋,從旁聽席上跳起來,一起沖向受審席,嘶喊著:“我要殺了你。”她們帶著哭腔,頭頂手抓,四名高大壯實的法警被撞得東倒西歪,戴腳鐐的被告人被拖著奪門而逃。

  這是兩年前,廣州中院對一起故意殺人案宣判死緩后的一幕。見過落馬官員當庭喊冤,求助無門的受害者堵馬路、拉橫幅。但被害人死亡的刑案中,家屬的仇恨與憤怒最令我震撼,難以忘懷。

  “你知道這是一種什么仇恨嗎?除了對方律師,任何人為殺人者說一句好話,我都會怒目相視。”今年2月的一天.一名失去弟弟的男子向我講述他辭去工作、專職復仇的故事。在他的老家鄉下,誰殺了人,對方家屬把這家的房子點火燒掉,一般也沒人管。但是,他并不想為難疑犯家屬。他的目標清晰而簡單:判處被告人死刑。

  在中國,寬恕似乎是不可能的。廣州市檢察官楊斌經辦的被害人死亡刑案之中,家屬都會要求重判,毫無例外。

  16年的檢察官職業生涯,楊斌一度鐵面無私,以狠狠地懲治罪犯為正義。但是,案子辦久了。她會有一種深深的悲憫,人為什么會自相殘殺?為什么視生命如草芥?

  2013年7月,楊斌發起“天祥關愛計劃”,致力于通過對刑事案件當事人雙方的人道救助,促進雙方的諒解,甚至寬恕。

  她曾被國外的一些寬恕故事深深打動:美國民眾為校園槍擊案中的韓裔槍手點蠟燭祈禱;2000年,德國商人普方一家四口,在南京被四名蘇北失業青年入室行竊并殺害,死者家屬趕到中國,看到被告席上是幾個瘦弱的年輕人,沒有機會接受教育,年紀輕輕就來城市流浪,于是給法院寫信,請求不要判這些孩子死刑,普方的親人和朋友,以他的名字設立基金,專門用于資助蘇北失學的孩子。

  2013年年底,楊斌和志愿者曾去探訪廣州一名受害者的母親。11歲的兒子被害后,這位母親悲慟欲絕,反復上訪,唯一訴求就是要求判被告人死刑。但是,因案發一個月后才找到高度腐爛的尸體,缺乏直接證據證明被告人的殺人行為,最終法院判處被告人死緩并限制減刑。

  對此結果,這位母親無法接受。她賣掉房子,把大部分錢花在上訪路上。

  “一個人不可能一輩子做斗士。你曾經那么能干,還做過工程,重新恢復原來的生活不好嗎?”楊斌勸她。

  這位喪子的母親輕輕搖頭苦笑:“我不在乎。”如今,她租住在逼仄的農民房里,身上的衣服都是別人送的,卻依舊執著于為兒子討個說法。

  楊斌很難過。她擔心受害者家屬在長期上訪中,最終變得一無所有,也沒了任何顧忌和牽掛,永遠無法回頭。

  去年年底,楊斌和志愿者去東莞探訪一位因失去兒子而哭瞎眼睛的母親。見面后,她們感到震撼。這位母親眼睛雖然本來不大好,但是,一年前命案發生后,若有人跟進、關懷,斷不至此。而兒子的遇害,突然又意外。2012年的一天,她兒子在東莞路上走著,跟另一年輕人不小心撞了一下,對方竟拔出刀把他捅死。

  遇害的年輕人沒有結婚,只在湘西老家遺留下一個私生女,也沒有拿到一分錢賠償。志愿者團隊找到愿意收養的人,但家屬舍不得。于是,他們設計了方案,準備長期資助小女孩讀書。一度無助的死者姐姐哭了,說她遇到了一群天使。

  
斗牛士之歌 65128549674734142295019889957920699281126405789345256601499121913601657253664234146873956658912259224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