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牛士之歌

舍不得水果 套不著學霸

作者:蕭熱忘 來源:《意林》

   掛斷電話見蘇純正一臉呆萌地盯著我瞧,她肯定沒料到我是如此威武雄壯。我一甩頭發,故作瀟灑:“一見女神誤終身,從此男神是路人!”

  A級學霸

  身為一個學渣,在臨近考試的時候想不掛科就只能依靠學霸。

  我以為薛傳免費帶一個月水果的代價換得了薛傳在臨考前幫我復習的資格。

  看著他那囂張的樣子,我在心里默默腹誹:看我每天只給你帶一個沙糖橘!

  可是放學后他一臉理所當然地吩咐我:“明天我要吃榴蓮。”

  我在原地目瞪口呆,難道吃什么不是由我決定嗎?

  世上只有閨密好

  剛套下學霸解決考試,又一難題來襲。由于成績常年吊車尾,老師看我四肢也還發達就賞了一個體育委員的職位給我。

  但是,誰會參加啊!運動會這種體力活,一貫都是坐冷板凳。薛傳已然發話:“我絕不參加!”

  開什么玩笑,我的兵馬只有薛傳與閨密蘇純,難道要蘇純單兵作戰?

  上天憐憫,蘇純探了個頭過來:“我幫你一起找人吧。”

  這道聲音簡直如同天籟,我一把攬住蘇純,感嘆世上只有閨密好:“果然還是你貼心!”

  蘇純撫了撫額,一副“我受不起”的模樣:“你這個樣子,也只有薛傳治得住你。”

  好吧,我承認我對薛傳是有那么點小心思,但我一直自認為演技不錯啊,想不到今天卻被蘇純看破了。

  美貌利器

  運動會那天,我看著蘇純爭取來的一串人名,默默地感嘆:“果然美貌也是一種利器。”等等,我重新看了一遍接力賽的名單,第一個就是薛傳的名字。

  但生活真的是此消彼長,搞定了薛傳之后蘇純又出了狀況,這時她一臉歉意地望著我:“宋暖,運動會那天正好是X大比賽報名,如果贏得名次是可以被保送的,所以我不能去運動會了,對不起啊。”

  我一巴掌拍在蘇純的肩上:“你去吧!你看你給我爭取了這么多人,你已經成為廢棋,無關緊要了!”

  第二天就是運動會了,可是萬萬沒想到薛傳依舊玩失蹤。迫于無奈之下,我以被裁判痛罵一頓為代價讓對方班級也減少了一個人。

  我以為這會是結束,但往往這個世界是殘酷的。在回家的路上,蘇純跟我提到今天X大的比賽,一番長吁短嘆后告訴我:“要是今天薛傳沒來給我送學生證,我就真的玩完了!”

  當時我就震驚了:“你說什么?今天薛傳去給你送學生證了?”

  蘇純一臉后怕地拍拍胸口:“是啊,你說這么重要的比賽,我居然沒帶學生證,瞎不瞎?”

  我已經沒有精力去跟她討論忘記帶學生證瞎不瞎了,我現在滿腦子都是:薛傳,你渾蛋!你居然為了蘇純棄我于不顧!

  狗熊救美

  我當然知道機讀卡必須用2B鉛筆涂,不然選擇題會作廢。

  可世界是殘酷的,我一摸書包,我的筆不翼而飛了。我連忙使眼色給薛傳,想讓他把筆借給我用一下,可是他埋頭做題完全沒有理我的意思!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眼看馬上就要面臨交卷的大關,我丟了一個紙團砸薛傳,低聲說道:“你把鉛筆遞給我一下,我的筆找不著了。”

  誰知薛傳卻把卷筆刀遞給我:“你先傳給蘇純,她剛剛說寫著寫著筆芯斷了,等我做完三大題就給你。”

  我的天,這馬上就要交卷了,等你做完三大題我的選擇題就只能交白卷了,于是我強烈表示反對,可薛傳卻絲毫不留情面。

  我只好妥協,失落地把卷筆刀傳給蘇純,并且很快悲催地發現只剩十分鐘了。我急忙又扔紙團砸薛傳,可沒砸中他,直接掉到了地上!那么大一團紙!

  監考老師眼神犀利,她威嚴地看了看我,我欲哭無淚,老師,我真的沒作弊啊!我只是想寫選擇題啊!正在我極力強裝鎮定的時候,監考老師已經一把沒收了我的試卷:“看你一直交頭接耳的,交卷后到我辦公室來一趟!”

  多么痛的領悟

  但我最最在意的都不是以上這些,幾經思慮,我決定給自己一個痛快:“你對蘇純有非分之想?”

  薛傳沒想到我不但沒抓住重點,反而在這危急存亡之秋里和他討論起兒女情長來,臉色紅白交替。我瞬間覺得不必再問,生活已然變成八點檔。

  我默默地贊頌自己果然是個良民,然后飛快地在薛傳的肩膀上拍了一下,做出一副哥倆好的樣子:“我懂了,我不會告訴蘇純的,你繼續暗戀她吧。”

  我絕不是圣人,忍痛撮合他倆,成人之美。我的自尊也不許我流露出一點對薛傳的意思,捅破那層窗戶紙。我正準備轉身離開的時候,突然腦子里有個念頭一閃而過,我當即就問出口:“你喜歡上蘇純是在什么時候啊?”薛傳不好意思地撓撓頭:“這學期開學沒多久。”

  原來運動會的輕重緩急是對人不對事,如果是我比賽,薛傳就不見得會拋下蘇純來拯救我了吧。

  得不到和不想要

  但是,上天怎么會因為你的痛苦而饒恕你呢?真是太天真了。于是老師終于在百忙之中抽出身來找我“談心”了,而且,是在眾目睽睽之下!

  “宋暖,來辦公室我們討論一下你疑似作弊的問題。”

  等我被班導大訓一通、痛心疾首地出來時,已經三天沒和我說話的薛傳湊了上來:“結果怎么樣?老師信不信你沒作弊?”

  如果信了我還會是這副表情嗎!

  你是關心我有沒有把蘇純供出來吧。我直接對他翻了個白眼:“一人做事一人當,我現在不想和你說話。”

  薛傳習慣成自然地圓潤地團成一團滾了,滾之前還說了一句:“你快和蘇純和好吧,我看這幾天她都悶悶不樂的。”

  其實我心里早就沒怪蘇純了,只是拉不下臉來道歉,我還在心里狠狠地吐槽了蘇純這么多年閨密居然這么沒默契,也不知道給我一個臺階下。

  可是,萬萬沒想到,我沒等來蘇純的臺階,卻等來了蘇純和我的全校通報批評。薛傳怒氣沖沖地來問我怎么回事,看到他那副恨不得吃人的樣子,我直截了當地說道:“我沒供出任何人,不是我干的。”

  薛傳卻一臉輕蔑地說道:“這件事只有我們三個知道,不是你是誰?宋暖,沒想到你是這種人。”

  我不后悔和薛傳吵架,但出了這件事,再加上薛傳的添油加醋,我和蘇純的友誼估摸著也該搶救無效了。我抹了抹眼角不存在的淚水,正在四十五度憂傷望天的時候,突然聽到蘇純的聲音:“宋暖,你裝啥憂郁啊?”

  我立馬揉了揉眼睛,看著面前笑意滿滿的蘇純,確定不是我眼花之后,我一頭撲進她的懷里:“考試的事情不是我做的!你別信薛傳的話!”

  蘇純一把推開我,又粗暴地在我的頭上彈了一下:“別這么肉麻!我還不知道你嗎?是我自己去‘自首’的!”

  我自然震驚了:“你腦子壞了嗎?你的保送怎么辦?”

  蘇純一撩頭發,笑得萬分欠揍:“好閨密一生一起走!你看我都犧牲了保送名額,可見我是多么在意你。”

  我眼巴巴地看著蘇純,心中對她萬分愧疚,正準備說請她一個月水果來彌補我的罪過時,她卻搶先一步道:“但是老師看我認錯態度良好,決定不取消我的參賽資格!”

  蘇純“嘁”了一聲之后,立馬眉開眼笑:“那你還喜歡薛傳嗎?”

  我低頭沉默,不可否認,即使薛傳這樣對我,我還是喜歡他的。但是為了蘇純安心,我只好對她說:“以后你排第一他排第二,這段時間我絕不理他!”

  蘇純卻是一臉蔑視:“哼!鬼才信!”

  陌路男神

  我又一次看透了薛傳的本質,并在心里吐槽自己居然能錯把紳士風度全無的糙漢子當男神!

  正巧這時薛傳電聯我,蘇純激動得要伸手搶電話:“我來接!我們和他友盡,老死不相往來!”

  掛斷電話見蘇純正一臉呆萌地盯著我瞧,她肯定沒料到我是如此威武雄壯。我一甩頭發,故作瀟灑:“一見女神誤終身,從此男神是路人!”

  
上一篇:我們之間的美     下一篇: 小器晚成
斗牛士之歌 94170293834134824512745315963724452867316552921820311960759954553798654853778919725674280155995134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