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牛士之歌

親貓親狗心理學

作者:馬家輝 來源:《意林·作文素材》

  幾年前,我到北京出席“首屆兩岸四地親子文化論壇”。為了發言之需,赴京前特地問了20個“80后”年輕同事的家庭境況,其中13人下定決心絕不生兒育女;4人已經結婚且有了子女,但從他們的眉目神態猜想,后悔者多,快樂者少;余下3人,對于有無子女一切隨緣。

  因此,基于這點簡單的“統計材料”,到了北京,我的首段發言便是:在香港,親子可能越來越不會成為“問題”,只因大家都不生孩子了;沒有孩子,何來親子?

  在親子不成問題的年代里,或許“親貓”或“親狗”才是許多人所汲汲關心的問題所在,用貓狗取代孩子,如何跟貓狗溝通交流,勢成一個大大的問題,誰能提供答案,誰便成為被崇拜之神。

  怪不得在香港這兩年出現了一門新興行業:貓狗讀心服務。顧名思義那是替貓貓狗狗解讀心事的一種行業,哦,不對,嚴格來說應是替貓狗主人解讀貓狗心事的行業。

  從事此事的人,或可稱為“貓狗心理學家”,自稱擁有跟貓狗溝通的神秘本領,聽得懂貓的輕喵和犬的怒吠,更能讓貓狗倒過來明白他們所表達的言辭。但此服務每小時需付港幣600元,若主人有比較復雜的問題要勞煩他們跟貓狗聊聊,必須額外付費。

  我有一些朋友曾往光顧,她們都是自愿或被迫獨身的女孩子,也都以寵物為伴,把貓狗視為明珠。據其轉述,貓狗心理學家的“診療”過程極其簡單,只是用一只手輕按寵物的額頭,另一只手輕撫它們的腹肚,再把身子俯前,在它們的耳朵吹幾口氣,說幾句話,便算大功告成。

  但真正關鍵當然并不在于過程有多簡單或多復雜,而是:到底付賬的寵物主人對他們有沒有信任。一旦選擇了信任,任何動作都只屬儀式行為。好吧,或許我的女性朋友皆為天真爛漫之輩,光顧回來,她們都說“好靈驗喲!好神奇啊”,讓我花了很大力氣始能忍住不笑。聽見以下的對答,你能不笑嗎?

  朋友請心理學家問自己的狗:為什么你出門在外,經常把舌頭吐出來,還要伸往右邊?心理學家對小狗的耳朵吹完一堆氣,再注視狗眼幾秒鐘,煞有介事地點頭說:嗯,明白了。然后對吾友解釋:你的小狗表示,天氣太熱了,路上的狗也大多伸出舌頭,但它們通常把舌頭伸往左邊,它為了特立獨行,保留了個性,所以故意把舌頭右彎。

  朋友聽完,皺一下眉,請心理學家對小狗道:好吧,在外邊隨你怎樣,但回到家里,能不能不吐舌頭?還有,最近我覺得你愁眉不展,是不是有憂慮?心理學家再度進行吐氣和注視的儀式動作,然后回道:你的小狗表示,你這么愛它,它一定盡力而為,在家里聽你吩咐。至于它不開心,主要是因為擔心你太寂寞,希望你快點找個男伴。

  朋友聽后,鼻頭一酸,萬料不到小狗如此關心自己的終身幸福,真是知心好友不如它,甚至親生子女也不如它,沒枉費她平常買這么昂貴的狗糧飼料讓它吃得開開心心,更別提那些花在動物診所、寵物美容院等地方的大把銀子了。

  錢財易賺,知心難求,即使知心是貓是狗,只要能夠溝通,一切值回票價。這就必須千恩萬謝眼前的動物心理學家了,他們是人獸之間的橋梁,沒有他們,人獸對望,彼此都太寂寞了。告別時,朋友高興,在600元診金以外,還多付了400元打賞。

  內地有沒有動物心理學家?如果沒有,不打緊,香港的動物心理學家自稱能夠通過照片跟貓狗溝通,你可用電郵傳送照片請其服務,當然亦須先在銀行轉賬付費。終究是那句老話:信不信由你。

斗牛士之歌 93333954330273410045144839369370419043935657107446367283339893691245947213095872338372695051731795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