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牛士之歌

深到骨子里的教養,是不對親近的人發脾氣

作者:姚瑤 來源:《意林》

   01

  每年高考結束后,總能在社會新聞上讀到一出出悲劇。這林林總總的故事,聽上去各不相同,內在的原因卻驚人地相似。

  每個不幸的考生背后都有一個情緒失控的家庭。

  達州小斯最終選擇了投河。此前他在社交工具上發表了很多死亡預言,吐露了各種輕生的愿望。

  他在留給世界最后的話語里面描繪著那種失控:考98分也被罵,夾菜姿勢不對,一巴掌打過來,動不動就罰就打,在這個家感受不到愛,始終高興不起來,即使離開也不會不舍。

  寥寥數語已經能讓旁人感受到疾風怒雨,禽鳥戚戚的悲慘景象。

  然而悲劇的制造者——小斯的父母直到目睹小斯冰涼的尸體,痛徹心扉,也不能明白怎么罵兩句,打兩下,發幾頓脾氣就把孩子送走了。

  送走小斯的表面上看是責罵,是體罰,實際上是小斯對與最親近的人互動時永遠得不到支持,只能得到指責和怨恨的絕望。

  美國著名心理學家哈洛曾做過一個實驗,叫絕望之井。在實驗中,哈洛給恒河猴造了一個黑屋子,讓猴子頭部朝下吊了兩年。實驗結束后,猴子出現了嚴重、持久的精神病理行為。它呆呆地坐著,遠離猴群,完全失去了一只正常猴子應有的活力,成了重度抑郁猴。

  實驗證實,對靈長類動物來說,黑暗籠罩的孤立帶來最深重的恐懼和絕望。

  但是我們很多人還沒來得及意識到一件事,那就是我們失控的脾氣正在變成身旁最親近的人的絕望之井。

   02

  我的祖父自幼失去雙親。一生目不識丁,謀生的手段只靠力氣,拆東墻補西墻地養家糊口。

  嘗盡貧寒交迫,性情粗糙無常。用不假思索、簡單粗暴的方法生養五個兒女。

  爸爸常和我說起他們小時候,爺爺白天在碼頭裝貨卸貨,回到家悶頭抽煙獨坐,若有小孩發出過于激烈的嬉鬧聲,必遭爺爺更激烈的喝止。

  飯桌上尤其要求保持安靜。喝湯發出咕嚕聲,閑談發出爭執聲,一頓“栗暴”就敲過來了。

  兄弟姐妹淘氣時,爺爺采用就近原則,手頭的任何工具抄起來就收拾。叔叔的頭頂上至今留著碗口粗大的傷疤。

  爺爺以為那年頭的小孩都是這樣長大的。他不知道他那隨意即興,像小鋼炮似的有火就發的育兒風格給五個兒女帶來各自性格上的缺陷并且伴隨他們一生。

  我的爸爸習慣對事情作悲觀預言。爺爺的指責怒斥讓爸爸從骨子里感到自己一定是一個很差勁的小孩。

  所以他沒有辦法接納樂觀美好的事物。只要一遇到幸運的好事,他就覺得肯定弄錯了。他寧愿把結果想得糟糕一點,才會比較安心。

  他這樣對自己,也這樣對我。

  我還記得十多年前,我高考前夕的某一天,爸爸很認真地對我說,去幫我算了一卦,算命先生說我命中注定高考考不上,差幾分。我當時悲憤交加,特別痛恨老爸。

  別人的爸爸總是用正面的語言鼓勵孩子,可我的爸爸總是打擊我,不看好我。

  長大后,我學了一些心理學才知道這是童年粗暴的家教帶給他的傷痛和糟糕的思維習慣。

  比起一開始就樂觀積極,他更相信絕地反擊和血淋淋的激將法。這正是低度自我認同感的表現。

  爺爺那些無端的脾氣加深了幼年的父親這樣的自我概念:因為我不好,你才會對我發脾氣;我好的話,你為什么要發脾氣呢?我那么不好,我配不上那些好。

  與此同時,我的姑姑和叔叔們幾乎都有類似的問題。

  內核一致,表現各異:情緒不穩定,不能好好說話,聽不進別人的意見,愛反駁別人,喜歡挑刺,毒舌……

   03

  教養說到底就是看一個人能在多大程度上站在別人的角度考慮問題。

  一個人發脾氣的時候,面目可憎,疾風怒雨,口不擇言,尖酸刻薄,含譏帶諷,最不能從別人的角度想問題。

  在游樂場,有個孩子被某個游戲項目吸引,玩了一次還想再玩一次。媽媽當眾大聲斥責孩子:你是怎么答應過我的?做不到以后永遠別來!孩子抱著怒火中燒的媽媽,哭成一團。媽媽嫌棄地甩開他,厲聲要求他不要再哭,孩子止不住抽泣。

  媽媽突然揚長而去:叫你哭,叫你哭!孩子在媽媽身后一路追趕一路更兇猛地哭……

  這樣的場景并不陌生。這位媽媽發脾氣便是不能從孩子的角度出發看問題導致的。

  孩子天性喜歡玩,容易被新鮮稀奇的事物吸引。一開始隨便答應你,后來由于情境變化而不能信守承諾也是常有的事。

  孩子哭得非常傷心,正遭遇情緒挫折時,讓他像機器運行那樣說停就停是極不合理的。

  可是媽媽卻因為自己特別討厭哭鬧聲,執意要求孩子照她說的做,否則就棄他而去,這也是非常缺乏人性關懷的。

  這自然很容易造成雙方關系的僵硬對立。

   04

  美國的兒科醫生兼心理學家吉諾特在《孩子,把你的手給我》這本書里曾說,我們應該把孩子當成客人。

  因為假如今天你家的客人忘記帶傘,你不會走上去對他大發脾氣,進而說一串尖酸刻薄,夾槍帶棒的話:你怎么回事?每次都要丟東西,不是這個就是那個。你怎么就不能像某某某啊。你都四十多歲了,怎么不長點記性?我敢說,你的頭如果不是長在肩膀上,你會把頭都弄丟。就你那樣連一把傘都管不好的人能有什么出息!

  我們什么也不會說,只會禮貌的微笑,馬上把傘送到客人面前:“您的傘,走好,再見!”

  我們常常把毒舌留給親近的人,把優雅留給陌生人,因為我們的心里有陌生人和親人之分。

  事實上,別人是不分陌生人和親人的,除了自己都是別人。那些以“為你好”的名義,對別人發的脾氣其實都是教養不夠的表現。

  《菜根譚》里說:家庭有個真佛,日用有種真道,人能誠心和氣,愉色婉言,使父母兄弟間形骸兩釋,意氣交流勝于調息觀心萬倍矣。

  意思是說家庭生活應該遵循一個原則,人與人之間要心平氣和,坦誠相見,以愉快的態度和溫煦的言辭相待。

  最親近的人之間感情融洽,沒有隔閡,意氣相投,這比嘴上說說要修身養性,觀心內省強萬倍。

  這正應了這句話:刻進骨子里的教養,是不對親近的人發脾氣。

斗牛士之歌 4225422944578075980524974380174164241160241193113616925660519234470663611738856408313101690568816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