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牛士之歌

我矮,所以你得低頭呀

作者:江羅 來源:《意林》

  讀小學時,我長得不高,坐在第一排。每天吃著粉筆灰和老師四濺的唾沫。去食堂打飯,阿姨最先看到的是飯盒,而不是我。同學總愛摸我的頭說,這是我的弟弟。課間活動玩跳山羊,做山羊的那個總是我。

  那段時間,因為矮,我成了別人的玩物,天天被人欺負。因為矮,別人總是戲謔說,你這么矮,將來能娶到媳婦嗎?因為矮,我常被人取笑,變得越發自卑。

  難道矮就是一種殘疾,可以被人任意取笑嗎?

  媽媽安慰我說,你不是矮,你只是發育晚。不管將來怎么樣,你都得挺胸做人。人一旦自卑起來,無論你有多高,別人都會覺得你矮。那時年紀小,所理解的發育晚是我還能長高。

  我很羨慕籃球隊的男孩,因為他們活在女孩崇拜的掌聲里。我在夢里無數次憧憬“哇,你好高呀”的羨慕聲。可一覺醒來,還是得接受殘酷的現實。

  初一那年,我喜歡上一位女同學。她很高,很豐滿。而我很矮,很瘦小。有時候,無意走在一起,感覺就像媽媽帶兒子。由于自卑,我不敢表述愛意。

  有一次晚自習,我傳紙條問她,喜歡什么樣的男孩。

  她說,喜歡體育委員那樣的。

  我說,為什么呢?

  她說,又高又壯的,給人安全感。

  說真的,盡管我被戳慣了,磨礪得比同齡人更堅強。但話從女神口中說出,卻比成千上萬句諷刺更尖銳。如果說別人是荊棘,那她就是尖刀,狠狠地插進我的心口。

  初三那年,女神與白馬王子走到一起。兩人中考失敗,攜手去了東莞打工。之后,就斷了聯系。我不知道女神是否過得好。但我知道自己曾喜歡過一個人。她留在我矮小的年紀里,落在我干涸的心靈里,仿佛一朵零落的櫻花。

  我記住了她的美麗,也明白了卑微的含義。

  那段時間,為了擺脫矮的尷尬,我做了許多努力。我常去操場跑步,有人問我是不是想考體校,我只是笑笑。我努力學習,常挑燈夜戰到深夜。別人問我,你是不是想考清華北大?

  后排的同學不喜歡我,常對我惡作劇。每次上課起立,總會把凳子抽掉,害我摔跤。老師問我怎么了,可我畏懼了,不敢告狀。我的怯弱縱容了他們的猖狂。那段時間,我過得草木皆兵,時不時得注意凳子是否還在。

  因為矮,所以我渴望很多。比如說,愛情。但女孩都希望一個寬厚的胸膛,我給不了。

  有一次,我跟媽媽訴苦說,我為何還沒發育,為何還沒長高。媽媽安慰我說,你要相信,遲早有一天你會發育的,會長高的。

  我知道,我再怎么發育也長不高了。因為爸爸媽媽都很矮。

  正因為我矮,我腿短,所以在跑步時,我得加快步伐像阿甘一樣,拼命奔跑。正因為我矮,所以我得把胸膛挺起,這樣才不會被人看矮。正因為我有缺陷,所以我得努力去改變,充實自己的精神高度。

  仿佛一夜之間,我明白了那些道理。高二那年,我拼進全校前二十。在別人目瞪口呆的眼神中,我成功亮相。老師們總是開玩笑說,你看那匹小黑馬又在奔跑。因為我的優秀,再也沒人會輕易拿我身高開玩笑,老師也更加關注我了,后排的同學也不再惡作劇了。

  我漸漸明白了,你的身高不夠,可以用勤奮去彌補。終有一天,別人會因為你的優秀,低下他帶有偏見的頭顱。

  我有一個朋友,她是個小蘿莉,比我矮半個頭。可與她交往時,別人常忽略她的身高。因為相對于身高,她的修養和教養更吸引人。

  有一次我問她,你是怎么做到的。

  她說,首先你得承認自己,剩下的就交給穿衣搭配。如果想讓別人忽略你的矮,那你就得先讓別人看到你的美。無疑,相比學識而言,穿衣搭配更為速成。但并不是所有的好衣服都適合你,你應該選擇適合自己的衣服,讓你的缺陷成為一種美感。

  我的生活圈子,有許多矮個子。可有些人,卻一味抱怨。盡管出言勸阻,可發現往往事與愿違。他們總會說,你現在這么優秀,當然不在意。聽到這些,我心里總是莫名地感到悲涼。是你自己看扁自己,自己不努力,還怪別人太優秀。這是什么強盜邏輯。

  漸漸地,我明白了。身體上的缺陷不可怕,致命的是精神上的殘疾。生命給你缺陷不是讓你去抱怨,而是讓你去接納和感受。人總是要學會改變你能改變的,接受你不能改變的。

  2015年9月,我坐在枯燥的自習室刷著微博,看見彼特·丁拉基憑《權力的游戲》獲第67屆美國艾美獎最佳男配角時,我的內心感到無比的振奮。我看著他站在領獎臺上,那張傲嬌的老臉,似乎在說著:“我是矮呀,所以你得對我低頭呀。”

  被記者問及生理缺陷時,彼特表示:“我在小時候就知道自己罹患這種病,以后不會長高,一開始我自己很苦惱也很憤怒,但長大后我意識到生活中要有一點幽默感,要樂觀,我患上這種病并不是自己的過錯。”

  對呀,身高不是你的過錯,你的無能才是你的原因。上帝給你矮小的身材,并不是為了讓你抱怨,而是提示你該找另一扇窗。相反,你比正常人要幸運,至少上帝為你排除了一個選項。

  2016年3月,我擠在人潮人海的求職大軍中,矮小的身高幾次讓我面試被刷。輾轉幾座城市,我來到深圳,最終進入了一家IT公司。可剛進公司,也遇到許多不順。與我同來的有兩個男生,一個女生,公司規定最后只能留兩人。孤立無援的我四處被擠對,因為他們都想先讓我出局。

  職場如戰場。我并未服軟。一周后,公司把實習生兩兩分派到不同的項目組。與我同組的是個高個子。經理開會的時候,問我倆誰會寫支付端口。高個子沉默,我開口說,我可以嘗試。經理詫異地轉過視線,高個子也滿臉不信,嘀咕著說,就你能寫?

  對于他那毛毛雨般的質疑,我并未放在心上。那晚下班回家,我上論壇查找資料。經過一夜的調試,最終程序成功運行。第二天凌晨我將程序打包發到經理郵箱。那個項目完成后,高個子被辭退了。我順利成了公司的培養對象。

  我是很矮,但并不意味著我好欺負。

  在我轉正的那個夜里,我跑到夜市點了一桌子燒烤,喝了三瓶啤酒。我最終明白了媽媽的話,“你不是矮,你只是發育晚”。

  這么多年,我不知受過多少嘲諷,被別人丟過多少冷刀子。又不知在多少個不眠的夜里,我不斷地通過努力學習去證明自己。猛然間,我發現自己長大了,長高了。我完成了媽媽口中的發育了,也明白了媽媽的良苦用心。

  多年的經歷告訴我,人矮不要緊,要命的是你沒自信。20多歲的你應該學會接受不能改變的,同樣你還要意識到你所能改變的。如果身高不夠,那就用努力去填。

  總有一天,別人會因為你的優秀,低下頭認真注視你。

上一篇:不要期待雪中送炭     下一篇: 一點點體面
斗牛士之歌 16472553342327519894375197547897406284820554683348686748771388595710667598345919141547547442639323875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