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牛士之歌

不平則怨沒出息

作者:李敖 來源:《意林》

  最近摩納哥的蘭尼埃親王死掉了,活了82歲,很高壽。他娶了美國有名的電影明星格蕾絲·凱莉,王子配絕世佳人,兩人幾乎是美滿的婚姻。可是結婚以后呢,也不過如此,后來死拖活拖,格蕾絲車禍死掉了。英國的查爾斯王子和戴安娜王妃也是這樣啊,戴安娜也如花似玉,漂亮得不得了,可是兩人的婚姻沒搞好,最后戴安娜車禍死掉了。

  我舉這兩個例子證明什么?人生是不平等的,有的男的生來就是國王,有的女的天生就長那么漂亮。再看莎拉·布萊曼,全世界有名的女高音歌唱家。為什么她的聲音這樣好聽啊?為什么上帝給了她這么一副好嗓子啊?不平等嘛。還有美國總統約翰·肯尼迪,四十歲出頭可以當上美國總統,掌握那么大的權力,可是最后怎么樣呢?挨了一槍,當場死掉。人生就是這樣不可測,不平等。

  戰后德國首任總理阿登納,從57歲到69歲一直倒霉。他是科隆市市長,當幾乎整個德國有頭有臉的人都向希特勒屈服的時候,他不買納粹的賬,結果被迫害,妻離子散,躲在修道院里,諸如此類,一共鬧了12年。最后納粹失敗了,英美軍隊開到德國,希望找一個有頭有臉沒有跟希特勒合作過的人,一直找不到,幾乎人人都跟希特勒合作過,只有他清白,雖然69歲,仍然做了聯邦德國總理。人家講你為什么這么老了還不退休?他說我已經退休過了。換句話說,在希特勒勢力如日中天的時候,你們飛黃騰達,我倒霉,那時候我退休過了。

  所以我說,人生的不平等是正常的,但這并不是宿命論,也不是說我們要認命,而是當你遭遇不平等時,當別人的情況比你好時,你能夠坦然面對,而不是抱怨什么。

  過去英國有一種咬熊游戲,一頭熊用鐵鏈子綁著,鏈子釘在地上,讓幾只狗去咬這頭熊。熊本來可以咬過狗,但是它被綁住了,它在一種不公平的情況下,面對狗的進攻,最后當然會被狗干掉。可是我很欣賞熊的精神,它并沒有放棄反抗,一批狗來了,它把它們打敗;又一批來了,它繼續戰斗,直到被狗咬死為止。就好像我們看西班牙斗牛一樣,牛在一種很不公平的規則下被人干掉,可是牛還是要掙扎,要抗議,雖然抗議沒有用。

  我們在人的社會里也常常會遭遇這種情況,問題是你在這個不公平的規則下跟別人玩,會不會玩得很英雄、很有尊嚴?在不平等的狀況下,你如何面對問題、解決問題,才能看出你的真本領。

  我喜歡一部老電影《北非諜影》,講亂世里一對情侶因為一個小誤會分開,后來兩人在一個偶然的場合重逢,可是這時候女的已經有了別的男朋友。在躲避納粹追捕的過程中,男的弄到兩張通行證,拿了就可以遠走高飛。最后,他把這兩張救命的證件給了這個女的和他的情敵,讓他們活命。

  這很像狄更斯《雙城記》里的故事,把情敵從牢里調包出來,自己替情敵死掉。又像《隋唐演義》里那些好漢,大家被騙到城里,忽然發現城門口的千斤閘拉下來,每個人都跑不掉,這時候英雄好漢用自己的身體頂住千斤閘,讓其他人趕緊跑,結果自己被壓死。

  人有時候要用一種近乎悲壯的情緒來面對人生,當這個環境變得“危邦不入,亂邦不居”時,你怎么面對?當年臺灣有一段非常不自由的白色恐怖時期,我的女朋友一個一個遠走高飛,我的朋友也一個一個遠走高飛,可是我留下來。美國“駐臺大使”的代辦高力夫先生曾給我寫信,希望我訪問美國,我沒有去。我的姐妹們住在美國,她們不希望我留在臺灣,替我拿到美國公民的配額,可是我沒去。后來我的女兒李文因為生在紐約,出生證上爸爸的名字是李敖,可以把我辦到美國,我還是拒絕。

  我看著別人一個個遠走高飛,我沒有離開,這是我的選擇。我覺得人生“不平則鳴”有骨氣,“不平則怨”沒出息。“怨”在我李敖看來是弱者的表現。我不怨也不走,我要留下來發出我的聲音。

斗牛士之歌 845902975905402386541377624345883184418743701764748209655369955582806878023790536812168667680746287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