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牛士之歌

那些暗戀的人,最終都成為了女漢子

作者:曉迪 來源:《意林》

  是女生留了短發后,成為女漢子,還是女漢子都喜歡留短發呢?這是不是一個類似“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的辯證性議題?要我發表意見的話,我傾向前者。

  ELLA在某期《康熙來了》里說:“我以前挺淑女的,可是自從我媽給我剪了一個蘑菇頭……”小S問:“是覺得要符合你這個發型,所以就變成今天這樣了嗎?”ELLA下意識地摸摸短發,調皮地說:“當然嘍。”

  看到這一幕,正在電腦屏幕前吃泡面的我,突然就蹦出一句文言文:“卿所言,于我心有戚戚。”

  我真正有“女漢子”的意識是上初二后開始的。

  那時我暗戀同桌,又不敢表白,就一心想離他近點。“中二病”很嚴重的我,做出了“變得像男生就會離同桌很近”這樣一個呼呼往外冒傻氣的決定。

  正好我爸嫌棄我停滯不前的成績,借這個引子,我削發明志,剪去了從小學留到初中的長發。

  那天太陽很大,我從理發店走出來,后脖頸被陽光曬得有點疼。看著地上的影子,感到有點陌生。騎著單車回到家,面對我媽驚訝的目光,我理直氣壯地告訴她:“誰讓我爸說我成績差,我拿頭發跟他發誓,不考第一就不留回來!”我當然沒有考第一了,因為我要保持短發,變成男生,離我暗戀的同桌近一點呀。于是夾克衫、回力球鞋都招呼在我的身上了。這一招很奏效,同桌帶著“女扮男裝”的我去爬山、釣魚、看漫畫、玩街機,毫無壓力。而我一度也恍惚覺得自己是個男生,坐公交車時被賣票的大嬸叫一聲“小伙”,心里居然會感到得意。

  從初二到高三,整整五年時間,我沒有跟同桌說過一句符合女生身份的話,我只是豪氣萬丈地陪著他,踢著路邊的小石子,變得比他還男生。

  直到有一天他告訴我,他覺得王蓮蓮很漂亮。

  那時的我,即便心里無比痛苦,依舊留著短發,穿著褲裝,和同桌擺“龜派氣功”的動作,討論喬丹和馬龍的最終對決。

  既然他不喜歡我,那就一直扮演他的好哥們兒到最后好了。

  同桌變成往事,短發卻一直留在頭上。

  其實我留過幾年長發,也曾買過很多漂亮的發飾,大熱的山茶花發圈我也正經戴過一段時間。可是那幾年正是我不堪回首的時光,人過得那叫一個披頭散發。愛上一個人渣,為他做了所有荒唐的事,把大半個青春、小半個人生都搭進去了。

  只是和他吵架時從未落過下風,即便被他動手了,也能勇敢地用獨創的王八拳招呼回來。雖然梳妝臺上放著山茶花發圈,但我知道,我的內心,還是那個內心義無反顧的狂放女漢子。

  我離開他的時候,頭發已經留了很長,像一匹黑色的綢緞。當時波波頭熱門起來,所以又剪掉了。

  短發剪了沒幾天,過了26歲生日,剛跟朋友宣布自己要抱定獨身主義,第二天愛情就從天而降。

  和高先生見面之前,我給他打預防針,我說我的外表可能不是你想的那樣:第一,我并不文藝,雖然我愛寫小說,但棉布裙白球鞋什么的,跟我沒關系;第二,我沒有長頭發,沒辦法讓你“穿過我的黑發你的手”。

  高先生在電話里用地道的東北腔說:“那又咋的?”

  于是我穿著襯衫和西褲去見他,唯一女人的地方是7英寸高的細跟涼鞋。

  而他也不負我所望,留著到肩膀的長發,老北京布鞋,一搖三晃地來到我面前,開口就是:“我去,你可真高!”

  于是我明白世間萬物皆有道理,我為什么一直留有短發到現在,就是為了等到這一位,知我、愛我、伴我,留著長發的高先生。

  其實女漢子與否和頭發長短沒有什么關鍵的聯系,我見過留寸頭卻小鳥依人的,也見過一頭大波浪卻當街抬腳飛踹的。

  只是于我而言,頭發長短影響性格,而短發和女漢子,顯然是最適合我的。

斗牛士之歌 16856679178877240476336043037598135520293084340837752792482875851715938160178188967169955752490524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