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牛士之歌

我有過最壞的生活,才知道努力是為了什么

作者:楊熹文 來源:《意林》

  我經常在夜晚路過中餐館的時候,心想著怎么有人這么不怕苦。

  他們在晚上十一點還忙活著七八個人要做的事,讓旁邊數家九點就打烊的當地餐廳顯得冷清,三百六十五天,生活就是這樣重復著每日十六個小時的辛苦。

  我一直不太明白,為什么這些身價百萬千萬的人要繼續做一份操心的生意。

  記得剛來新西蘭的時候,認識一個六十幾歲的阿姨,明明兒女已經長大成人,她卻偏偏要找一份超市包蔬菜的工作,和青壯年站在冷庫里干粗活,每天整十個小時,帶著一副不輸給任何人的勁頭。

  每當有人問起:“阿姨,你的兒女那么有出息,你還出來打什么工?”

  阿姨說:“總是怕回到過去那樣的生活,才一直不敢松懈啊!”

  讓人突然想到那些中餐館的小老板和老板娘,如此辛苦,大概是因為:

  那營生,曾是他們唯一所能抓牢的東西。

  我在看老四寫的一本書,這本書是關于某個特殊歷史時期越南難民偷渡到各國的實錄。

  那書中寫道,那些想逃出戰爭的人,把全部積蓄壓在一只逃亡的船上。這些人中,有懷胎七月的女人,有護著三個孩子的年輕母親,有年邁虛弱的老人,有一夜長大的少年,他們輕則遭到暴風的襲擊,重則受到海盜的掠奪,女人受到奸污,男人受到暴打,嬰兒被拋下海,奄奄一息的老人被咧著嘴的海盜一劍結束生命,那劍抽出來,都是生命的顏色。

  那些幸存的人在陌生國家的繁華里登陸,不再回頭看向家的方向,忍辱負重,茍且偷生,卻不久后用雙手建立生活。

  外媒贊揚他們頑強,卻不知道經歷過死的人怎怕活下來。

  這本書中有三十幾個偷渡家庭的故事,我發現絕大多數偷渡而離開家鄉的越南人的后代,都成了社會的精英,人們再無法把流動在上層社會的他們,和歷史畫面中那些偷渡而來的饑餓的孩童聯系在一起。

  想起曾在電視中看到有人采訪社會精英的難民父母:“您是如何培養他們的呢?”

  這一刻我不禁笑出聲,哪有什么培養優秀子女的訣竅,只不過是因為見識到了最壞的生活,才知道努力是為了什么。

  青春期時我的母親總是斥責我為何不能成為最優秀的那一個,而如今她卻總是極力阻撓我去努力。在她眼中我像個機器人,可以不吃不喝地工作,專注而變態地,直到目標達成的那一刻。

  她并不知道,那對她隱瞞了的顛沛流離的過去,是我再也不想經歷的人生。

  我睡過很多地方的地毯,才知道一張暖床的舒適。我吃過太多的殘羹冷炙,才知道溫熱食物的美妙。我度過太多孤獨的日子,才知道成長起來的可貴。

  在做一次分享的時候,我對眼前二十幾歲的讀者朋友們說起異國經歷:“睡潮濕的只容得下一個人的出租屋,每天花十四個小時在外面謀生活,開被別人唾棄的掉漆嚴重的二手車,一份員工餐當成三頓來吃,每花一分錢都需要計較,討要工資無果急火攻心病倒了哭累了第二天依舊要出門去賺錢……”

  我在最后總結說:“年輕時苦過窮過很必要。”

  人群中有人歪著頭,等待一個解釋。我從沒有如此用力地說過一句話,它分量太重,足夠讓一個人懂得,這一生都要用怎樣的努力,去避免糟糕的命運重演。

  (尹吉摘自微信公眾號“請尊重一個姑娘的努力”

上一篇:努力是沒有用的     下一篇: 劉若英:我敢在你懷里
斗牛士之歌 73270596969425816542334345231186899121761842002954568935546675933424559234685847378356597733330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