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牛士之歌

世間最難把握的

作者:于丹 來源:《意林》

  記得很多年以前,看到過一個故事:

  一位將軍,聽人說“一念天堂,一念地獄”,心里不解,就急匆匆趕去寺里問老方丈。

  方丈正在坐禪,將軍冒冒失失開了口,老方丈眼睛都沒睜開,很輕蔑地說:“你這樣一介武夫,連個起碼的禮數都沒有,還配聽什么修禪的道理?”

  將軍大怒,咣當一聲拔出劍來,直指老方丈鼻尖:“你個臭和尚,問你是給你面子,還不識抬舉了?!”

  方丈睜眼,一指將軍:“此一念,你就在地獄。”

  將軍一怔,忽然羞赧,擲劍伏地:“在下失禮,本來是為求教于師父,還請師父寬恕。”

  方丈淡淡地說:“此一念,你已經在天堂。”

  隨著長大,看見都市里的街道一天比一天寬,人的心量卻一天比一天窄。開的私家車越來越好,路卻越來越堵,以至于出現了路怒一族。于是常常想:浮沉忙碌間,我們還能不能照顧好每一個起心動念?

  《莊子·秋水》中稱:“夔憐,憐蛇,蛇憐風,風憐目,目憐心。”就是說一足的夔羨慕多足的跑得快,可多足的羨慕無足的蛇更快,有形的蛇呢,羨慕無形的風,而風知道自己的速度趕不上人的目光快,目光卻明白世間最快的是起心動念,一念即千里,什么都追不上。

  所以佛家有句話“不怕念起,就怕覺遲”。人吃五谷雜糧,有七情六欲,有個誘因,難免就起了嫉妒、貪婪、煩惱、報復各種念頭,關鍵是有沒有一種覺悟能及時制止念頭,讓自己明辨是非的理智趕在做傻事之前醒過來。

  看“煩惱”二字,那是火沖上了頂、亂了心,而“覺悟”二字,恰恰是“見我心”。

  于狂喜中、于暴怒中、于飛短流長的環境中,得見自己的心,都不容易。

  世間最難辨識的不是遠方,是近處;最難評價的不是網上的人和事,是自己。世間最難把握的也不是一生,是一念。

  一位朋友給我講過一件鄉村往事:三十多年前,在他女朋友家的村里,有一戶人家的女兒跟人私奔,懷了身孕。這在80年代初的中國鄉村可是天大的笑柄,連續幾家女眷來跟他后來的丈母娘議論這件事,可他這位準丈母娘就是不接一句茬兒。別人義憤填膺之余好奇追問這位鄰居不表態的原委,老太太慢悠悠說了一句:“我家有四個還沒出嫁的丫頭,我不敢擔保自己家的閨女個個不落話把兒,我也不敢笑話別人家的閨女。”

  后來,這家的女兒都考了出去,個個很有出息。鄉里都說,是為娘的家有規矩,口上也積德。

  不敢幸災樂禍,就是一念慈悲。

  時時心存“不敢”,就熄了些自己的妄念,多了點兒對別人的惻隱。一念不熾,就燒不毀理智清明。

  星云大師提倡的“三好運動”,無非就是“說好話,做好事,存好心”:言語上不妄語、不誹謗;行為中勿因善小而不為,勿因惡小而為之;那么心念上自然就養出善意來了。一念一行,生生不息,也就從當下綿延成了一生。

  努力照顧好當下每一個念頭吧。

  (肖水果摘自《此心光明萬物生》

斗牛士之歌 24160664624088677028615728622401259656317228507510408201454431224267954905304413588119912693119899943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