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牛士之歌

雪的國

作者:王璐琪 來源:《意林少年版》

  車窗外的景色不斷變換,這是二月底的早春。從草木青翠的南方到草木枯黃的中部再到白雪皚皚的北方,梁霽坐了一天兩夜的火車,幾乎橫跨了四季。

  盡管做好了心理準備,下了火車,梁霽還是吃了一驚。

  白色,全是白色,濃重的白色,不透氣的白色。

  幾天前,病了的爺爺抽出一封信,指著信封上的地址對他說:“……去這里……”

  梁霽看著寄信人的名字,李國峰,他記得這個名字,爺爺經常提起他。

  “他今年沒寄東西來,我很擔心。想親自去看看,可是我走不動了。”爺爺哀傷地搖搖頭,嘆了口氣。

  “我去。”梁霽說,盡管心不甘情不愿,但他不愿意看見病懨懨的爺爺再去央求誰,在他的記憶中,爺爺就沒求過誰。

  雖然路上從老鄉那里得知李國峰去世十幾年了,梁霽還是站在了他家門前,輕輕地叩了叩門。一個年紀與他相仿的女孩打開了門。

  “請問這是李國峰的家嗎?”梁霽問,并遞上全家福。

  “哦,你是梁霽吧。”女孩很快就喊出了他的名字,說完,她閃了下身子,讓梁霽進屋。

  梁霽沉吟了許久,才結結巴巴地問:“李爺爺什么時候過世的?”

  “你是想問,我爺爺走了那么多年,怎么還有人每年按時給你們寄山貨和明信片吧?”女孩毫不客氣地說。

  “爺爺走之前叮囑過我爸,不讓說,東西一直是我爸在郵寄,因為今年我爸出門打工,也就沒寄東西,至于明信片嘛……我爸逼著我從小就練那上面的幾個字。別告訴你爺爺這些事。快睡吧,明天我帶你去看爺爺的墳。”

  這時,梁霽兜里的手機振動了一下,收到一條短信“爺爺走了” 。信息是媽媽發的,寥寥幾個字,梁霽卻看了許久許久。

  這一夜梁霽沒有睡好,他頭一次知道了失眠的滋味,也知道哭不出來其實更難受。

  第二天一早,女孩就帶著梁霽出發了。這時候,太陽還未升起,只有薄薄的淡玫瑰色的光從云層透出來,灑在雪地上,閃著柔和的光。

  爬到頂上,他看到了李國峰的墳,當他把目光轉向山下時,他驚呆了。

  這里真是太美了。這是一望無際的白色王國,名副其實的雪的國。此時太陽已經完全升起,明亮的陽光慷慨地照耀著雪原,樹木一瞬間變成了金色。他頭一次了解了白色的意義。他似乎看到山腳下,有兩個少年背著書包往學校走去,一邊玩雪,一邊打鬧,一邊不忘記互相提問昨天的功課。

  那是爺爺和李國峰,他知道那是他們。

  采桑子摘自《少年文藝》

上一篇:光斑     下一篇: 那些由愛引發的奇跡
斗牛士之歌 94341154396750843658959473341136483436547921296355230105243881441895981936444794592890925408154952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