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牛士之歌

海的女兒

作者:夏夜空 來源:《意林少年版》

  秦似海這輩子最討厭的就是她的名字。秦似海,情深似海,好像父親真的對母親一往情深似的。可誰都知道,在母親生下她沒多久,父親就撇下她們母女倆,義無反顧地奔赴臺灣,投奔爺爺去了,從此再沒回來。母親以古箏教學為生,將秦似海拉扯大。

  秦似海家附近的巷口,不知什么時候多出來個修鐘表的怪老頭,他一年四季都戴著寬檐的大草帽,裹著厚實的圍脖。

  怪老頭不忙的時候,就會招呼秦似海過去,掏出一些零食來,那都是秦似海從沒吃過的。秦似海不敢帶回家,就常常在怪老頭那兒吃完再回家。

  這天秦似海吃完了,抬手看了下腕表,才發現表盤的針不走了。怪老頭悶頭搗鼓了幾下,然后又遞給她。

  “糟糕!五點三十五了!”秦似海一溜煙跑到家門口,發現母親正對著那張她與父親的合影掉淚。秦似海本以為,這些年來母親早已硬了心腸,卻不知母親在背地里掉了那么多眼淚。她開始留意母親的一舉一動,她發現母親為了給她籌集上高中的學費又多收了兩個藝術生。

  很久以后,秦似海才知道,怪老頭當初在給她的腕表更換電池的時候,刻意將時間調快了十分鐘。就是這十分鐘,讓秦似海看見了世界的另一番模樣,那是被母親小心翼翼隱藏起來的像大海一樣深沉的世界。

  秦似海的那塊腕表,不知道被哪個缺德的家伙摸了去,秦似海告訴了怪老頭。在中考前一天,怪老頭掏出一塊民國時期的老懷表送給秦似海。“我父親當年就是戴著它考上黃埔軍校的。你要拿好了,保準明天就是個女狀元!”

  秦似海心想著中考正需要手表,就先收下了,想考完了再還回去。考完試回到家中,秦似海洗完澡出來的時候,一根銀白的鏈子從母親的掌心垂落。

  “這塊懷表……你是怎么得來的?”

  “巷口修鐘表的伯伯送給我的。”秦似海坦白從寬。

  “你快去請他來我們家吃晚飯……” 母親說。

  怪老頭應邀而來,母親手中的茶杯碎了一地。

  十七年前,為了見父親最后一面,他顧不上照看剛剛出生的女兒,遠赴臺灣,因為他是父親唯一的親人。在回大陸的前一夜,他住的那家小旅館發生了火災,他面目盡毀,并喪失了記憶,流落異鄉。慢慢恢復記憶后,他沿路乞討,花了漫長的時間回到故鄉,卻發現物是人非。他只能將自己包裹得嚴嚴實實,在家附近的巷口擺了一個修鐘表的攤點,只為能時時照看她們母女。不料,這塊老懷表最終暴露了他的身份——他曾戴著它迎娶了秦似海的母親。

  秦似海這輩子最喜歡的就是她的名字——情深似海,那是父母給予她的愛,就像大海一樣深沉。

上一篇:與雪鸮為鄰     下一篇: 陌上花都開好了嗎
斗牛士之歌 630337901244192377286944695933448502188124704364839933935477742534326749804478967155605766743168868819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