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牛士之歌

陪梁笑笑度過漫長歲月

作者:左海 來源:《意林少年版》

  我的弟弟叫梁笑笑,剛出生就被診斷為孤獨癥,當醫生告訴我們這個消息時,媽媽當場暈過去,爸爸沉默不語。唯獨我走到笑笑的嬰兒床邊,輕輕地碰了碰他紅嘟嘟的小手說:“梁笑笑你好,我叫梁艾嘉,是你的姐姐。”笑笑和其他小孩子一樣,在一歲左右學會了走路,可他從來不和家人互動,連眼神都避免接觸。我和他說話,玩游戲,甚至一起蹲在角落里發呆,他從來都不理我,但我一點都不難過,反而更疼惜他。

  笑笑六歲那年,我已經念初中了。有一天,爸爸媽媽出門去,我躺在客廳的沙發上睡著了,突然,我在夢里意識到笑笑一個人待在臥室,便猛地從沙發上坐起。令我驚訝的是,笑笑就站在我的面前,歪著腦袋看著我衣服上的圖案。我寵溺地碰了碰他的小臉,他慢慢轉過身朝臥室走去,中途停下來看了我一眼,我猜他是在邀請我去參觀他的臥室。臥室里原本潔白的墻壁被他涂得五顏六色。那些簡單俏皮的線條歪歪扭扭地相互觸碰融合。我驚喜地觸摸著那面珍貴的墻壁,對笑笑說:“笑笑真了不起,姐姐長大了要掙好多好多錢,給笑笑開個人畫展好不好?”笑笑抬頭看了我一眼,又沉浸到自己的世界里。

  升入高中后,我開始在學校住宿,只能在禮拜天回家休息。開學那天,爸爸媽媽幫我把行李送到學校,笑笑也跟著來了。爸爸媽媽準備離開時,笑笑走到我身旁用手指戳了戳我的小腿,很認真很緩慢地從嘴巴里說出兩個字:“嘉,嘉。”然后,就跟爸媽離開了。

  我看著笑笑的背影,欣慰地笑了。這個可愛的小家伙,是在跟我說再見呢。

  三年后,我考上了一所不錯的大學。爸爸媽媽送我到火車站,叮囑我注意安全。看著站在一旁的笑笑,我蹲下來,在他耳邊小聲說:“笑笑要聽爸爸媽媽的話。嘉嘉一定會更努力地學習,以后幫笑笑辦個人畫展。”

  上了火車,手機響了。是媽媽打來的,但電話里傳來了笑笑溫和的鼻息。“笑笑,嘉嘉要走嘍。”我說完等了好久,聽筒里終于有了動靜:“姐,姐。”

  我掛斷電話,心里想,笑笑終于不再叫我嘉嘉了,他知道我是他的姐姐。可是馬上,我的腦袋里像過了一道電流,我突然明白了一件事。其實,笑笑一直在叫我姐姐,他只是不能很好地發出那個音節。而就在剛剛,他終于成功了。我忍不住仰起頭笑著哭出聲來。

  丁香清幽摘自《花刊》

上一篇:最好的偏方     下一篇: 當黃昏靠岸,今夕復得過往
斗牛士之歌 483464427194999600513735106979968451634538718668881483394101279915187659026886364786797811789192249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