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牛士之歌

太古密經

作者:喻昊 來源:《意林少年版》

  “看,到了!”大嗓門周明億的喊聲在山谷里回蕩。

  探險隊所有的人都停下腳步席地而坐,有的擦汗,有的喝水。只有周明億一刻也不肯停歇,一下子鉆進一人高的草叢里不見了。

  不一會兒,草叢“呼啦”一下被分開,周明億滿頭草屑,急急忙忙地蹦出來,嘴里嚷著:“壞了,壞了!”

  “怎么了?”大家忙問。

  “上山的路,全變了,我找不到路了!”周明億嚷道。

  “剛才不是聽本地的老鄉說了嘛,前不久地震把山都震變形了,路還用說嗎?”夏谷風不慌不忙地說。

  “可是……”

  紀厚廉卻急忙說:“那,咱們打道回府吧?”

  沒有人理睬他的建議,胡昧還惡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剛才那老鄉不是說,前些日子才有人上去……”夏谷風提醒周明億。

  “對呀,別人能上去,我們也能。我再去探探路。”話音未落,周明億就又要鉆進草叢里,卻被夏谷風一把拉住。周明億正要問個所以然,夏谷風已經在嘴前豎起食指,示意他不要出聲。

  草叢里隱隱響起“噗啦、噗啦”的聲音。聽動靜,對方體形不小。

  禹斯陽扯開嗓子叫起來:“誰?出來!”

  “呼”的一下子從草叢里跑出一頭怪物,體形像老虎,卻比老虎大很多。更怪異的是,它竟然長著好幾個腦袋。

  紀厚廉、胡昧嚇得當場倒地。周明億膽子大,一下子橫在前面,想攔住怪物的去路。可那怪物早已迅速躲閃開,跑走了。

  “這是什么呀?”紀厚廉大汗淋漓。

  “好像是……”夏谷風沒說完,禹斯陽就搶著說道:“開明獸!”

  “開明獸?”周明億反問道。

  “對,《山海經·海內西經》上就有記載:‘ 昆侖南淵深三百仞。 開明獸身大類虎而九首,皆人面,東向立昆侖上。’也被稱為陸吾,是神獸。剛才那頭怪獸就有九個頭。”禹斯陽說。

  “哇,以前只知道‘九頭鳥’,現在又冒出‘九頭獸’!” 周明億急忙在本子上記錄下來。

  夏谷風眼珠一轉:“周明億,你快跟上它。興許它能帶我們找到路!”他的“路”字剛一出口,周明億就已經不見了。

  “小心點兒!”禹斯陽對著周明億消失的方向大喊。

  一連幾個小時過去了,也沒見周明億回來,大家開始不安起來。正在擔心時,周明億一下子從草叢里鉆了出來,滿臉喜氣。

  “ 嘿,跟著那開明獸走一點兒都沒錯!來,咱們上路吧!”周明億喝了幾口水,抹去臉上的汗,就興沖沖地給大家帶路。

  幾個人跟著周明億,來到一座山前。面對著三角形的山和石門,他們一行人都被震撼了。這座山的輪廓像個等腰三角形,就好像是人工削出來的。山腰上,有一個巨大的三角形山洞。山洞的石門,則是一個端正的等邊三角形。

  “天!這難道是自然形成的?”胡昧喃喃自語。

  夏谷風的腦袋四下里轉動,說:“這上來的一路上,我好像總聽見后面有動靜……”夏谷風剛低聲說完,附近草叢里就冒出一個黑影,直接躥進那道三角形石門里了。

  “嗨,還是那個‘九頭虎’。”周明億不以為意地說。他不習慣說“開明獸”,干脆自己就起了個“九頭虎”。

  夏谷風呼出一口氣:“希望是這樣!”

  禹斯陽走到石門前,探頭望去,看見門里是一條長長的三角形石廊,石廊盡頭透出光亮。

  周明億擠過去,不由分說拉著禹斯陽一腳邁了進去。“我來了!”周明億高舉雙手喊著。沒承想,這個石廊就像聲音放大器一般,將他的聲音放大,震得人耳朵轟隆隆直響。周明億自己也被嚇了一大跳。

  聽著自己沉重的腳步聲被放大,他不得不盡量輕手輕腳些。

  突然,他腳下“咔嚓”一聲,好像踩到了枯樹枝之類的東西。周明億剛要蹲下身子,卻聽見身后傳來紀厚廉的尖叫聲。原來,周明億踩到的根本不是枯樹枝,而是白森森的骨頭。

  由于石廊的回聲很響,大家都不敢出聲,只能盡快往前走。

  到了石廊盡頭,周明億急忙停住腳步——腳下是刀削一般的陡崖。

  大家都擠在石廊的盡頭,一時沒有了主意。

  關鍵時刻,夏谷風取出一只精巧的弩,然后又拿出一根繩子,套上一只金屬扣,再將金屬扣旋在弩箭尾部。一切妥當,夏谷風拉動弩箭,扣動扳機,“嗖”的一聲,弩箭帶著繩子直射進對面的絕壁。夏谷風拽了拽繩子,感覺很牢,就在石廊壁上釘上登山釘,在登山釘尾部的圓環里穿上繩子繞了幾圈系牢靠。一切妥當后,他在繩子上掛上滑動索,在滑動索下系上坐板,然后向周明億一招手。

  周明億會意地坐上坐板,側著身體半坐著,滑向對面。

  看周明億快到對面了,夏谷風一按滑動索的控制鈕,滑動索就停住了。周明億看準下面半人高的石臺,輕松地跳到上面。

  夏谷風再一按按鈕,滑動索又滑了回來。禹斯陽坐了上去。

  沒有想到,剛滑了一半,突然“撲棱棱”一片黑影撲扇著翅膀落了下來。那些黑影圍著繩索不停地啄。禹斯陽嚇得“哇哇”大叫,雙手亂撲亂打,差點兒就掉進深谷。

  “嚙齒蝙蝠!”夏谷風腦中一閃念。他知道這種蝙蝠牙齒比一般的蝙蝠鋒利,特別喜歡啄藤條之類的物體。如果任由這些蝙蝠胡作非為,繩索很有可能會被啄斷。

  夏谷風用手攏住嘴沖著石廊壁發出一串尖厲怪異的吼叫。這聲音被石廊幾次反射后,不僅變大了,還變得更加詭異,在山谷回蕩。那些蝙蝠被這聲音給嚇著了,四散飛去。

  禹斯陽樂得直喊:“夏谷風,你真厲害!”

  待大家順利到達對面,夏谷風最后一個滑過去。

  大家本來商議好在平臺會合,周明億卻又不知去向了。

  “這個大膽的冒失鬼,又鉆到哪里去了?”夏谷風問。

  “他說去找路……”禹斯陽的話還沒有說完,周明億已經從巨石后面探出他那碩大的頭:“哈哈,果然有路!”

  可是,當大家來到周明億所說的“路”前時,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一條像魚脊一樣的山嶺橫亙在面前,魚脊背上的路,寬的地方有一人寬,窄的地方就一個巴掌大,兩邊是光禿禿的石崖,刀削斧劈一般。

  “哎喲,我的媽呀!”紀厚廉被這山嶺嚇到了,一下子癱坐在地上。

  夏谷風拿出筆記本,快速記錄著什么。

  記錄完畢后,他和周明億開始組織大家攀越險峻的魚脊背。

  周明億斗志昂揚地走上了魚脊背。剛走出幾步,腳下一滑,險些摔了下去。他干脆一屁股坐在了魚脊背上,俯下身往前爬。

  “喂,膽小鬼,你倒是走呀!”胡昧惡狠狠地沖紀厚廉叫喚著。

  紀厚廉戰戰兢兢地不敢邁步子,卻又很害怕胡昧,結果進退兩難,反而把路堵住了。

  禹斯陽看看胡昧:“該你了!”

  胡昧猶猶豫豫。

  “你怎么也害怕了?”禹斯陽一直不待見胡昧,故意刺激他。他每每看見胡昧那張總是陰沉著的臉,就覺得渾身上下好像爬滿了螞蟻。

  他自己也說不清為什么不喜歡胡昧,就是一種本能。

  胡昧狠狠瞪了他一眼,只能硬著頭皮,跟著紀厚廉爬。結果一下子撞到紀厚廉的屁股上,嚇得紀厚廉哇哇大叫。

  隨著叫聲,突然,不知道從哪里冒出大團大團的霧,一下子把他們籠罩住。

  紀厚廉完全不敢往前爬,結果胡昧還一個勁兒地往前頂。迷霧中誰也看不清楚誰,只聽見紀厚廉的叫聲和胡昧的責罵聲。

  迷霧里突然出現了幾道晃眼的閃電。隨著閃電的明暗變化,霧也開始變換色彩。本來是灰色的,轉眼變換成血紅色,讓人毛骨悚然。

  還沒待人明白過來,霧的顏色又轉換成暗綠色。

  大家正處在惶恐中,遠處響起了一陣似虎非虎的吼叫聲。立刻,這詭異的迷霧像來時一樣,瞬間就消失了。

  山脊上,出現開明獸的身影。它的九對眼睛虎視眈眈,紀厚廉恐懼地一松手,一下子從濕漉漉的魚脊背上滑落。驚慌失措的紀厚廉慌亂地揮動手臂,想拉住什么,結果卻將胡昧一起帶下去了。

  在他們后面的夏谷風伸手急抓,卻沒有抓住,只能眼看著他們順著幾乎筆直的山崖滑下去……

  突然,一個黑影順著筆直的山崖奔跑過去——大家定睛一看,居然是開明獸!

  只見開明獸在筆直的山崖上如履平地。它跑到紀厚廉的下面,攔住急速下滑的紀厚廉和胡昧,輕松地用脊背一頂,紀厚廉二人就輕飄飄地飛升到半空,一下子落到了魚脊背的另一頭。

  大難不死的紀厚廉驚魂稍定,又閉不住那張大嘴:“哇呀,想不到這么輕輕松松地就過來啦!”

  還在費力往前爬的周明億和禹斯陽可氣壞了——這算哪門子事,讓這個家伙這么容易就過去了!

  開明獸攀上魚脊背,在巴掌寬的險路上輕松自如地邁著步子,走幾步,就扭過頭看看周明億他們。

上一篇:斗 猴     下一篇: 美國中學生作文中的類比和隱喻
斗牛士之歌 39543985917767833326644688249045113816981641270391585176119846389959910328107504612194447608309352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