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牛士之歌

歡喜和歡樂

作者:高洪斌 來源:《意林少年版》

  第一次在叔叔家見到歡樂的時候,它剛剛出生不久,正依偎在母親歡喜的肚皮上吮吸著奶汁。歡喜神情緊張地朝我和它的主人吠叫了兩聲,生怕我們抱走它這唯一沒被人抱走的孩子。

  但我們還是抱走了歡樂,因為我們全家都十分喜歡這只小狗。我為歡樂沖好一杯牛奶,用手指試探好牛奶的溫度,奶香驚動了歡樂的嗅覺,它用鼻子慢慢地聞一聞,又伸出舌頭,細細地小嘗了兩口,發覺不是母親的乳汁,歡樂驚恐地號叫起來,怎么都不肯喝。

  母親做了小米粥,歡樂仍是試探性地小嘗一口,發覺味道不符,便不再吃了。就在這時,弟弟驚慌失措地跑來,告訴我們一個誰都不愿意相信的消息,歡喜來了!

  果然,在我家的鐵門外正臥著眼神哀傷的歡喜,見到我們它聲音低沉地叫了幾聲,像是在哀求,讓它和歡樂母子相聚。全家召開緊急會議,商討對付歡喜的辦法。最后的裁決還要由我的父親來做,父親深思熟慮地說:“把門打開,讓歡喜進來和歡樂見見吧!”

  他親自拉開鐵門上的門閂,鐵門微微開了一條縫隙,歡喜迫不及待地從縫隙里鉆進了我家的院子。它在我父親的腿上匆忙地嗅了幾下,一頭鉆到弟弟的房間里找它的孩子歡樂。父親把歡樂從箱子里抱出來,歡喜立即上前趴下身去,很快歡樂就吮吸到了它熟悉的奶頭,大吃特吃起來。給歡樂哺乳的歡喜安詳地閉目養神,體會著歡樂吃奶的溫馨。

  叔叔很快得知歡喜來到我家的消息,他笑著走進來,和父親饒有興趣地談論起歡喜和歡樂兩只狗的逸事,等到他們二人海闊天空談得詞窮意盡,叔叔站起身對父親說:“好久沒這么和你暢快地聊天了!有時間再談吧,我回去了!”叔叔走到歡喜的身邊,柔順地撫摸著歡喜的腦袋,和藹地對它說:“歡喜!你的孩子也吃飽了!你也該回家了!你看這家人多喜歡它,把孩子留給這家人吧!”

  叔叔走時還對父親和我們說:“以后歡喜還會來的!它已經知道你們抱了它的孩子,會繼續到你們家來喂奶的!”

  正如叔叔所言,次日的一早,我們全家剛剛起床,弟弟一眼看到等候在鐵門外的歡喜。他趕緊向我報告:“哥!歡喜它真的又來了!”

  父親把鐵門打開,迎接歡喜進來,睡了一夜的歡樂需要吃早飯。歡喜的到來很是時候,睡醒的歡樂又得到了母乳,好像母親一直守護在它的身邊。在歡喜的精心照料下,歡樂茁壯地成長起來。歡樂長大后,歡喜老了,歡喜總趴在自家的胡同口,靜靜地等待歡樂來看它。它們母子相見的時候,歡喜一動不動地趴在地上,任由歡樂拿舌頭舔舐它身上的毛發。

  上初中后,我和弟弟的學業變得緊張,父親把歡樂送到了姥姥家。表姐每逢來走親戚,都為我們捎來歡樂的消息——它在姥姥家過得無憂無慮,看家護院忠于職守,家里的老鼠被它清理得一干二凈。我們很驕傲,全家誰都沒有看錯,歡樂的確成為了一條出色的看家狗。

  臥龍摘自《少年文藝》

上一篇:麻雀的自述     下一篇: 五班樂翻天
斗牛士之歌 38875058433517879069396431577799670940943829663438714787390980798858448967093757398543171254655161516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