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牛士之歌

五班樂翻天

作者:未知 來源:《意林少年版》

  虛驚一場

  麥小包狼狽地溜進學校,馬上被同學們圍得水泄不通。

  “嘿,新娘搶到了嗎?”有同學揶揄道。

  麥小包不怕揶揄,他仰著脖子嘴里唱道:“我是大俠,我是大俠,跑得快,跑得快……”

  麥小包正唱得歡快,胡虎忽然把手伸到麥小包的鼻子底下:“嘿,拿出來。”

  拿什么?胡虎漫天漫地的一句話,著實讓麥小包有些蒙,麥小包向來兩袖清風,一團俠氣。不過,總不能讓胡虎失望吧,麥小包忙從衣兜里拿出一張潔白的餐巾紙遞給胡虎,并且很認真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上廁所忘記帶紙?給你。記住了,不帶紙就別吃得太多。”麥小包說。

  胡虎把麥小包手上的餐巾紙丟到地上,狠狠地踩了幾腳,然后把手伸得更長:“哼,紅包你沒拿,喜糖總該有吧?”

  喜糖?哪兒來的喜糖啊?天大的冤枉,這是想把麥小包當竇娥,你胡虎不是親眼見到我麥小包沒拿喜糖嗎?哼,想詐騙,沒門!

  麥小包心胸坦蕩,半夜敲門心不慌,不過,他還是想逗一下胡虎,假裝摸摸索索地又從衣兜里拿出兩張餐巾紙遞給他:“看來給你一張不夠,兩張應該差不多了,這下你上廁所不愁找人送紙了。”

  胡虎睜大眼睛,本以為麥小包會從衣兜里摸出一顆兩顆糖來,哪知道他竟然又掏出紙來讓自己擦屁股,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胡虎一把抓過餐巾紙狠狠地扔到地上,然后單手叉腰,橫在了麥小包面前。“此樹是我栽,此路是我開,要想從此過,留下喜糖!”

  “哎呀呀!搶劫啊!”這次麥小包明白了,胡虎不達目的不罷休,但是他是實實在在地沒有要喜糖。沒有拿什么?空氣?

  “別小氣,有福大家享,有難大家當。”胡虎的手開始在麥小包口袋里摸索。

  小爺我是小氣的人嗎?笑話!雖然麥小包剛才在新娘家丟了面子,但他覺得自己還是個堂堂正正的大俠,大俠就不能吃喜糖。電視里大俠吃什么?哈!大碗喝酒,大口吃肉,那才有大俠樣。對,麥小包書包里正好還有一包牛肉干,一瓶橙汁。咬著牛肉干,喝著橙汁,然后擺個酷酷的造型,絕對有大俠的風姿。想著,他呼啦一下拉開自己的書包……

  不瞧不知道,一瞧嚇一跳。麥小包打開書包竟然發現書包里憑空多了一個漂亮的機器貓文具盒,“哈哈,真是天上掉下來個大餡餅,砸到了他頭上。”麥小包把文具盒舉在手上。

  “天上掉餡餅啦!餡餅是可以分享的哦。”胡虎連忙去搶麥小包手上的文具盒,麥小包一閃身,胡虎一個撲空趴在地上。

  “分享?一個文具盒怎么分?掰成幾塊?一人一小塊?當餅子吃?暈!真是說話不打心眼里過,沒有經過大腦。”

  “哼,你說話是從心眼里過的?”別看胡虎平時傻不拉嘰的,今天不知道咋啦,他的腦袋似乎開竅了,他趴在地上摸著自己的喉嚨管,說,“語言是氣流沖擊聲帶,再經過咽、腭、舌、齒、唇產生共鳴發出的聲音,與心臟無關。”

  暈!昨天剛學的科學課,胡虎居然能夠全文背誦,這可是史無前例,開天辟地第一回。成!不知道比喻,會背書也是進步。鼓勵!鼓掌!呱唧、呱唧……

  “打住!無風不起浪,遇事要多想。誰會平白無故地送你一個文具盒?”

  “哈哈,禮多人不怪,變成大妖怪。”

  “今年過年不送禮,收禮送到公安局。”

  ……

  同學們一下子嘻嘻哈哈,七嘴八舌,議論紛紛。假小子丁文麗似乎發現了點蛛絲馬跡:“這文具盒沒準兒是美女妖妖的?”

  美女妖妖是誰?那可是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的全班最美女生。漂亮女生怎么會用機器貓的文具盒?沒聽說過。再說,麥小包見過美女妖妖的文具盒,美女妖妖的文具盒上的圖案一般都是一些大眼睛、黃頭發的卡通美女。

  “嘁!那不是人,是貓!”美女妖妖舉手反對。

  反對有效。是人,就不會長那么大的眼睛。除非是貓!不對,或許是牛!牛眼睛比誰的都大。

  麥小包才不管是牛眼睛還是貓眼睛,找出鉛筆盒的主人才是火眼金睛:“看你們牛唇不對馬嘴的。”然后,他拍拍身邊的胡虎,“你覺得是誰的?”

  “驢的。”胡虎脫口而出。

  哈哈,同學們已笑破肚皮。麥小包眼睛瞪得比鉛筆盒上的眼睛還大。

  胡虎忙解釋說:“我是說驢唇不對馬嘴,是驢不是牛,學藝不精,盲如瞎啊你!”

  哈!同學們之間就這樣,一點芝麻蒜皮的小事足足可以讓大伙兒鬧騰一陣子。既然不是美女妖妖的文具盒,那會是誰的呢?班長張小鳴湊上來說:“打開鉛筆盒看看,說不定可以找到線索。”

  麥小包立馬照辦,打開文具盒,哇塞!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文具盒里竟然躺著三張嶄新的百元大鈔。

  三百元,巨款耶。

  胡虎見到錢兩只眼睛直放綠光,嘴巴張得大到可以塞進一個大肉包子:“發財啦!發財啦!見者有份哦。”

  胖嘟嘟也是個瞎子見錢眼睜開,跛子見錢跳起來的主兒。她傻乎乎地望著文具盒里的錢,本來嘟得老高的嘴巴咧得像朵大喇叭花:“嘿嘿,有錢吃羊肉串啦!香香的羊肉串!”

  香個頭!來路不明的錢財,怎么能隨便花?

  “不能!”小伙伴們異口同聲地說,看來小伙伴們是明理懂法的。

  怎么辦?

  “一切繳獲要歸公!”小伙伴們還是眾口一詞。

  誰是公?不言而喻,老師是公。幼兒園的小朋友都知道撿到東西要上交給老師。

  “錯誤!”胡虎舉手,“文老師是公,王老師就不見得是公啦。”

  王老師是數學老師,難道只有把撿到的東西交給班主任才算交公?交給其他老師就不是交公?

  大家看著胡虎。

  哈哈,胡虎還真是傻了。他說:“王老師是女老師,女老師怎么會是公呢?”

  看來胡虎是身上的皮又發癢了,想被扁。居然敢調侃老師。“胡虎,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假小子丁文麗為胡虎擔心。

  胡虎還想狡辯,這時小毛蛋風風火火地跑過來,他見到小伙伴們就大聲吆喝:“王小巴的書包被盜啦!”

  他王小巴的書包被盜與小伙伴們有什么關系,小伙伴們一直和他河水不犯井水,互不來往的。懶得管他。

  “可文老師說全班的同學都有嫌疑。”小毛蛋喘著氣。

  為人不做虧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門。我們怕啥!

  小毛蛋一把拽住麥小包的衣領:“王小巴懷疑是有人報復他。”

  啥?誰去報復他?小樣!小爺我眼角都懶得去瞧他,就算他是皇帝老兒,我都懶得朝拜。他王小巴平日里也就綿羊跑到驢群里——充大,僅此而已。

  哎喲喂,胡虎忙提醒麥小包說:“你昨天是不是和王小巴打架啦?”

  打架?哦,記起來啦。麥小包昨天的確是看不順眼,和王小巴頭對頭頂牛了。但那應該不算打架吧,如果王小巴為這件事認為自己會報復,那也太小肚雞腸啦。

  (未完待續)

上一篇:歡喜和歡樂     下一篇: 幽默食物君
斗牛士之歌 7441697763028517169626310330549007316286315555059748871860939233401530541165913189359700167121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