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牛士之歌

胭脂將

作者:語笑嫣然 來源:《意林原創版·講述》

  第三十八章晝光起

  厲朝歡是真的去了玉鼎峰。這是后話。白淵族軍營里,仍是劍光寒,殺意濃,姽姬和魔魂互不相讓。

  都因了一個貪字,分外眼紅。若在平時,白鴉姽姬跟魔魂一旦交手,短時間內是很難分出勝負的。但此刻的情形有點特殊。姽姬初為人形,對身體四肢的控制稍顯生疏,酣戰時久,她便有點力不從心了。晚庭看出她的疲弱,更不放過,進攻越來越猛。姽姬左閃右避,突然被晚庭掐住了弱點,窮追猛打,她連連后退,險些防守不住。她嚇得連小女兒的嬌弱慌亂情態都出來了,大聲喊道:“唐烈峰!唐烈峰保護我啊!”

  眼看晚庭步步逼近,掌心真氣凝聚,直指自己的天靈蓋,姽姬旋身一閃,撲倒在一塊巖石上,便覺黑影摧壓,猶如滔天之浪,她心頭一涼,想是兇多吉少了,但轉瞬卻感到黑影后移了些許,有遠離她之勢,她驚喜一看,果然是唐烈峰一劍將晚庭隔開,護在了她身后。他彎腰單手來挽她,“起來吧。”她一手搭上他的臂膀,那暖熱有力,忽然令她眉開眼笑了起來。

  疾風殺浪已經吹滅了軍營中的大部分火光,但黎明前的黑暗已經過去了,遠方天空依稀有了兩道灰白。微弱的天光與火光交織,已經足夠將眼前的景象呈現得清清楚楚。哥舒意不無震驚。

  那邊廂,姽姬和唐烈峰都在對付魔魂,這邊廂,已然有人把山崖上發生的事情匯報給了哥舒意。

  唐烈峰竟然已經與白鴉姽姬有血咒相連了?

  而白鴉姽姬還因了這聯系得成人形?匯報的人附在哥舒意耳邊道:“若屬下沒有看錯,唐將軍受傷時,柳葉刀開膛破肚,有黑色的玄陰之氣從胃部逸出,像……”“像什么?”“像我族死士以萬年黑木為心時,胸腔里也會有這樣的黑氣逸出。就連白鴉姽姬當時也震驚不已,脫口而出,萬年黑木。”哥舒意聞言,并未作聲。

  天終于大亮時,惡戰結束了。晚庭仍時不時魂思游離,總感應到厲朝歡對她的召喚,她見白淵族人的車輪戰也令她近不到姽姬之身,便恨然力拔千鈞,將眾人一掃而開,破陣而去了。

  哥舒意故露倦意,回帳中小憩了一陣,午間侍從們來伺候她用膳,都凜也進了帳。

  言談間,說的都是唐烈峰。

  若他真是暗中以黑木換了胃,必然是為了應付自己當初以魚骨耳環對他的試探——他所言并不真心。

  他——

  哥舒意斂眉一想,都凜卻先替她道出了心中疑慮:“嗬,想來唐烈峰跟華天凝的關系不簡單,他對女皇、對我族的衷心,也不簡單哪!”哥舒意的眼皮輕輕一抬,看著都凜,這時帳外卻傳來一陣腳步聲,伴隨著門口士兵的出言阻攔,“未經通傳,不可——”那腳步聲仍是直接就進了帳:“哼,天大地大,女皇再大,我也只聽一個人的。”姽姬像個頑皮的幼女一般蹦跳了兩步,已到了哥舒意面前。“知道我聽誰的嗎?女皇陛下。聽說您想召喚我為你們白淵族所用?”她掃了一眼在旁的都凜,“那您可得對那個人好一點,別隨便猜疑他,否則我會不高興的。”

  都凜有話要說,卻被哥舒意一個眼神制止了。

  哥舒意打量著姽姬,知道她是已經聽見自己跟都凜的對話了。她唇角一勾,冷笑不語。

  姽姬負著手,仰著臉頗為得意道:“嘻嘻,我還挺喜歡他來保護我的。剛才的感覺,真不錯。”

斗牛士之歌 818528999472155825108557691569904245804149211740774696666894271267332100746846777327455580975867151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